“我这张脸,本来就带点婴儿肥,我怕再吃,就更圆润了。”程晴晴并不属于寡淡的脸,相反的,她小巧圆润,肌肤白晰,眼神清澈,额头饱满,任谁看了,都会喜欢的面相,可在厉青延看来,她还是太瘦了。“我喜欢,不就行了?管别人喜不喜欢。”厉青延说着,伸手捏住了她嫩滑的脸蛋:“记住,你只属于我,是我的妻子。”

程晴晴被他捏着脸蛋,美眸一片愕然,他这也太霸道了吧。

没错,她属于他,只属于他,这种感觉,也不赖。

“既然你说我是你的妻子,那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?”程晴晴脑子转动了一下,趁着气氛好,他满眼是自己的时候,她就可以问些大胆的问题了吧。

厉青延幽眸一眯,这个女人挺会得寸进尺啊。

“什么问题?”厉青延声音绷着,像是害怕她会问的那个问题。

他后背的伤痕,丑陋不堪,他暂时还不想破坏了在她心目中的美感,所以,如果她问了,他也不会给她回答的,因为,这是埋藏在他心底最深的自卑,是禁忌,哪怕她是自己的妻子,他也不想看到她嫌弃的眼神。

程晴晴并没有听出男人声音里的紧张,乌黑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转了一圈,随后,她鼓足了勇气,声音却仍是小小的:“你有没有什么前女友啊?”

他一直追着她的前男友不放,公平起见,那她应该也可以问问他的前任之事吧。

厉青延以为她要问晚上睡觉的那个问题,却没想到,她问的是前女友的事。

“怎么?想要打听我的过去了?”厉青延薄唇勾起一抹轻嘲的笑意。

“不不不,你别误会,其实,不管你有几个前任,我都……不在乎的,反正,都过去了嘛,追究也没意义。”程晴晴慌的赶紧摇摆着手解释,还没听到答案呢,她就退缩到不敢听的地步了,她这是有多卑微啊。

娃娃脸的田园风少女清丽可人

“呵。”男人却听出她话中有话,目光如炬的盯住她:“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,我追究你前任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?”

“呃。”程晴晴美眸愣住,怎么绕来绕去,还是绕回这个话题了?

能不能别再提秦河了。

“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程晴晴很无辜。

厉青延看到她窘态的表情,说实话,逗弄她,还真是一件有趣又好玩的事情。

“我有过一个前任,我跟她已经多年没有私下往来了。”厉青延倒是诚恳的回答了她。

程晴晴嘴上说着不在乎,可当真正听到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介意,她真是一个口是心非,表里不一的女人。

“哦,你的前任,一定很漂亮吧。”程晴晴强挤出一抹笑,状似轻松的问道。

“没有你漂亮。”厉青延淡淡答着。

程晴晴失落的心情,瞬间像注满了阳光,暖意袭来,她下意识的偷笑了一声:“你别安慰我了,我长的怎么样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不是安慰你,你也许不是最漂亮的,但在我眼里,你很漂亮,别人不能相比。”厉青延不想让她失望伤心,所以,难得的嘴甜了一次。

程晴晴已经听的心花怒放了,这个男人夸人还真有一套,不知道,这些甜言蜜语,他有没有跟别的女人说过。

等等,他难道真的只有一个前任吗?

可他之前明明说他喜欢的是男人啊,这么说,他没有把男朋友算进去?程晴晴小嘴扁了一下,看来,厉青延还是不愿意跟她说实话啊,又或者,喜欢男人这种事情,让他难于启齿?

“我记得……你之前好像……好像说你也喜欢……男人,真的还是假的啊。”程晴晴胆大包天的揭他的短,不论死活,她总是要知道一个结果的。

厉青延幽眸愕住。

他说过这么荒唐的话吗?

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?他又没有特殊爱好?

哦,对了,当时她刚进门,他为了显示冷淡,好像是说过这么一句不负责任的话。

没想到,她竟然到现在还记得,看来,她很介意啊。

见她一脸认真,厉青延又生出邪恶的想法,再捉弄她一次,看看她的反映。

“如果我真的喜欢男人,你会怎么办?”厉青延一本正经的问。

程晴晴俏脸瞬间变白,她能怎么办啊?

“喜欢就喜欢呗,这是你自己的决定,我……我也没权力干涉,但是……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一定要答应我,我还很年轻,还要照顾我妈妈,我不能短命早死,所以,你可不可以多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健康,别染了病回来?”程晴晴可不是跟他开玩笑的,她是很认真,很认真的恳求他。

厉青延其实只是想吓唬她一下,可当听完她的话后,男人的脸色,顿时变的沉黑一片,他暗自咬了一下牙根,这个女人竟然担心他会染上不好的病?

“你说什么?”厉青延此刻表情活像被人打了一巴掌。

程晴晴俏脸更是惨白一片,刚才她说的话,的确很伤人,可也很现实,听说男圈有点混乱,她是真的害怕会传到什么不好的病,由其是她现在和厉青延的夫妻生活根本没有做什么措施。

“当我没说,我们吃饭吧。”程晴晴干笑了一声,想要化解这紧张的气氛。

“程晴晴,你给我拎着耳朵好好听清楚,我目前只有你一个女伴,我没有喜欢男人的癖好,你别担心我会染病给你。”厉青延要气炸了,这个女人的想像力还真是丰富啊,竟然一下子想到这么长远的事情,他是不是该奖励她一下啊。

“啊?”程晴晴不敢置信,他刚才说了什么?

他只有她一个女伴?

他不喜欢男人?

可是这明明就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啊,这会儿又说不喜欢了,她该相信他哪一句话?

“老公,你别不好意思承认,如果你真的喜欢男人,我是不会嘲笑你的,现在这个社会很开放,什么样的爱情都可以发生的,我真的……”

“看来,你还是没听懂。”厉青延一把将她拽了过来,薄唇危险的抵在她的耳边:“我真的不喜欢男人,要我说几句,你才信。”

“可是…你之前明明……”

厉青延直接就堵住了她的唇片,不想再听她胡言乱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