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蓝天,白云,晴日,微风。

在高高飘扬的双十字星大旗下,隶属于中央领的常备军们整齐地绕过城墙,前往王都南郊的军营。

其中的数十骑则披着斗篷,簇拥着一架马车,早早离开队伍,前往永星城。

城门,得到通报的城防队早早行动起来,限制人流,清出通道,按照为特别信使开路的规制,把习以为常的民众赶到大道的另一边,城防官在看过领头者的手令和徽章后,恭谨低调地迎接这数十名身份隐蔽的骑士进城。

从悠闲赶车的马夫到行色匆匆的商贾,不少路人都好奇地对这批人——尤其是对其中的那辆马车指指点点,但没人显现出特别的惊讶。

比起地方上的人,王都的居民可算是见多识广,处变不惊,天生高人一等的他们,连当年星辰国是会议承认第二王子那样的大事都经历过,还有什么稀罕事儿能惊动他们?

于是,被骑士们簇拥的马车顺利地通过城门,进入主道,在路边民众们好奇的目光中继续向前。

队伍中,一个显得比其他人更单薄的身影在马鞍上探出头。

“殿下,”基尔伯特缓缓赶上,善解人意地点点头:

“欢迎回到永星城。”

“欢迎回家。”

居家清纯天使麻花辫少女白袜美腿香肩写真图片

单薄的身影没有回答,只是微微一颤。

永星城。

家。

他出神地看着掠过头顶的城防哨塔,在斗篷下叹出一口气。

数秒后,泰尔斯扭过头,挤出一个略略失神的微笑:

“谢谢。”

骑士的队伍匆匆行进,斗篷下的王子不再说话,识趣的基尔伯特也闭口不言。

家。

泰尔斯感受着马蹄踏在驰道上的震颤,在王室卫队身形的间隙里,默默地望着周围的一切:

连接着无数小巷岔路的主道,如糕点般成排裁切的房屋,在随风飘摇的招牌下开业的各色店铺……

围在市政布告栏前叽叽喳喳的市民,单手托着木盆前往牧河浣衣的妇女,站在路中央睁着大眼一脸懵懂的外地人……

气急败坏抽着驽马赶点的车夫,站在角落木箱上面红耳赤努力布道的祭祀,队伍整齐的治安队和警戒官……

就像一幕幕定格的画面。

但是……

“奇怪……”

泰尔斯下意识地发声,他感觉到自己的眉毛有些沉重,嘴唇也下意识地缩紧。

一股奇妙难言的感觉,无可抑制地涌上心头,却又在喷薄欲出的前一刻半途而断。

就像汲水到井沿的水桶倏然一磕,松脱了挂绳,重新落回井中。

唯溅起水花无数,回音空响。

让他若有所失。

经历了“送剑”的那一幕,他周围的王室卫队——包括油嘴滑舌的多伊尔和面无表情的哥洛佛在内——都变得精神抖擞,身板笔直,与泰尔斯隔开老远的距离,不再像在路上一样,时不时偷偷瞄向星湖公爵了。

唯有基尔伯特还留在他的身侧,轻声开口:

“公爵大人,您常年旅居北方,对永星城的记忆有所淡化,这很正常……”

泰尔斯从复杂的思绪中清醒过来。

基尔伯特依旧神色淡定,继续说道:

“比如我们进城的这条路,它属于恩赐大道的一段,稍稍有些乱,因为这里更靠近……”

就在此时。

“西城门。”

王子殿下的声音悠悠传来:

“我知道。”

基尔伯特话语一顿。

泰尔斯缓缓抬头,带着自己也无法明白的情愫看向远方:

“这里靠近西城门……”

西城门。

星湖公爵的嗓音如空谷残响,清溪漱石。

带着一股莫名的惆怅。

基尔伯特微微一怔。

出乎他意料的是,公爵只是停顿了一会儿,就轻嗤一声。

“算是永星城最有趣的地方吧——农夫,小贩,信使,官吏,警官,士兵,祭祀,乞丐,勇敢的冒险者,好奇的游客,卑鄙的外乡人……”

“能在这儿找到王都的所有人。”

泰尔斯盯着沿道路两旁来去,躲避着他们这群骑士的人群们,像是在看着最有趣的故事书,嘴角微翘:

“但要小心,别不小心挤上了干净整洁的主驰道,还赖着不肯离开。”

“否则,敬业爱岗的城防队和治安队会告诉什么叫国王的权威。”

“因为在这上面,哪怕一匹名马的一根鬃毛,都可能贵过某个流浪儿的一条命。”

或者不止一条命。

泰尔斯出神地看着马蹄下的地砖,思绪渺渺。

那一刻,基尔伯特则表情复杂地看向泰尔斯。

“那儿……”

泰尔斯带着微不可察的笑意,指着远处的一条岔路:

“我记得,那个方向通向下城区。”

公爵的声音幽幽响起:

“如果走那条路,会首先到达大集市。”

基尔伯特轻轻蹙眉,欲言又止。

但泰尔斯只是痴痴地望着那个方向:

“价格便宜,商货多样,是本地贫民讨生活的天堂,但也自有规则,内幕颇深,是外地人初来乍到的地狱。”

“大集市的路不好走,地理糟乱,布局复杂,很多小贩的摊位已经立地生根,变成钉子,但是反过来说,也更容易躲藏和隐蔽,当然还包括街垒群架。”

“一半的固定摊贩都和黑街兄弟会有来往,还有一些则与血瓶帮暗通款曲,因为货源复杂,难以追踪,大集市更是处理不法财货,洗白销赃的最佳渠道。”

也是游客和肥羊最多的地方。

泰尔斯默默想道。

“殿下……”基尔伯特正想要说点什么,可泰尔斯再次打断了他。

“如果继续向北,过了大集市后有条下去的土路,通往臭沟和下水渠。”

泰尔斯的眼里涌出回忆的感伤:

“那地盘属于铁蝠会,最早的成员来自底层的清污人和挖渠人,他们在分布全城的下水网道里讨生活,借着地利,干尽了人口拐卖、走私盗运和分贩毒品的阴私事儿。”

泰尔斯惘然道:

“但他们很识时务,是最早向黑街兄弟会投降输诚的帮会之一,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——如果手上有黑货且不怕死的话,也许能在他们那儿拿到不错的价格。”

或者深深的悔恨。

队伍转过一道弯,拐到另一条大道,前方熙熙攘攘的嘈杂声越来越大,同时带着有节奏旋律的音乐,以及热切激动的大喊。

“跑吧!无知的北方人!跑吧!因为们全将毁灭于此!因为我已降临,带来灾祸!”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,穿透人群。

王室卫队们的眼前出现了一排石制高屋,高屋前方的广场上架着一方舞台,不少民众围拢在舞台下,对着台上的演员们指指点点。

“冥夜神殿,”泰尔斯越过几个骑士的背影,看着舞台上演员的卖力演出,听着耳边激昂的音乐,再次怀念地看着这座连祭拜偶像都没有,专门负责葬礼丧仪的神殿:

“永星城里,晨星区以外唯一的神殿。”

这一次,基尔伯特安静地聆听着。

“他们的戏剧从来不惜成本代价,年年翻新,从舞台音效到道具演员都很棒,也不乏观众——王都里喜欢看热闹的人太多了。”

但泰尔斯嗤了一声:

“可惜,演的都是烂透了的本子,不是冥夜莫名其妙亲身下凡拯救人类,就是冥夜终将统治世界——也许冥夜教会以为只要重复多了,世人就会把这当做真相。”

当然,也许他们是对的。

等等。

说到这里,泰尔斯看着舞台上那个套着一大摞红色触手戏服,活像个章鱼,满头大汗却还在奋力扯嗓子的胖演员,觉察出不对:

“今天演的是什么?”

此时,一道平和、淡然的男性嗓音插入他们的对话:

“《夜临龙霄》。”

泰尔斯和基尔伯特齐齐回头,只见队伍的领头者,守望人马略斯勋爵策马来到他们身侧:

“今天是周一,他们要演一些大场面。”

马略斯表情淡定地看着围得水泄不通的戏剧舞台:

“演的是某片不为人知的大陆上,灾祸现世,肆虐北方,甚至干掉了一位国王。”

灾祸。

北方。

国王。

泰尔斯脸色微变。

马略斯看着那个打扮成大章鱼似的滑稽演员,继续道:

“最后时刻,冥夜之神降临,它显现威能,召唤巨龙,于是在夜尽之时,灾祸也被击败,消失无踪。”

泰尔斯挑了挑眉毛。

巨龙。

夜尽。

“真的?”王子皱眉道。

马略斯轻哼一声,基尔伯特则接过话头:

“几年前,龙霄城之变的消息传到王都时,什么样的谣言都有。”

外交大臣无奈地摇摇头:

“从那时候起,灾祸和末世戏就又开始流行了。”

灾祸。

末世。

泰尔斯看着舞台上正“大肆杀戮”的红色大章鱼:

“那他们,冥夜神殿认为灾祸就是那个怪物,多头蛇?”

马略斯沉默了。

舞台被他们抛到身后,远离视线。

一秒后,守望人点了点头,侧眼瞥视王子:

“不然呢?”

泰尔斯不得不避开他突然锐利起来的目光,点了点头:

“也对。”

马略斯仍旧是那一脸淡定的模样:

“而如果您不介意,王子殿下,公爵大人。”

泰尔斯缓缓抬起头来。

“在六年后,您不应该对永星城还如此了解,尤其是下城区,”马略斯面无表情,但他的话却颇有深意:

“毕竟,谁都知道是被曼恩勋爵养大的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马略斯就提缰策马,只给他们留下背影。

不应该对永星城还如此了解……

望着前方守望人,泰尔斯的目光凝重起来:

“他知道?”

“我的过去?”

基尔伯特似乎有些尴尬,他咳嗽一声:

“马略斯勋爵被派为您的贴身护卫,领导您的亲卫,陛下……自然是信任他的。”

领导我的亲卫队。

是啊。

陛下是信任他的。

陛下。

泰尔斯依旧死死地盯着马略斯的背影,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:

“是么。”

泰尔斯扯紧了马缰。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他是泰尔斯的亲卫。”

“还是王子与公爵的……亲卫?”

此言一出,基尔伯特顿时语塞。

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但外交大臣只是低下了头,终究没有说什么。

王室卫队的队伍继续行进,越过一道上坡,他们来到另一处街道。

奇怪的是,这条街道明明很宽阔,但大白天的街道上却空旷不已,唯有行色匆匆的寥寥几人。

不禁让人想起鬼王子塔。

但是……

这地方怎么这么……

这一次,泰尔斯愣住了。

那个瞬间,无数的回忆涌到他的脑海里。

“我知道这地儿,基尔伯特。”

少年环视着周围,不无感慨地道:

“从那个口子进去,里面就是……”

泰尔斯怔怔地道:

“就是……”

基尔伯特看着泰尔斯手指的方向,顿时老脸一红:

“殿下,您也许不知道……”

泰尔斯摇了摇头。

“我知道,”公爵大人收回手指,平静地望着街道深处那影影绰绰的房屋群:“那是……”

“红坊街。”

泰尔斯只觉得自己的血流仿佛停息了一瞬。

“它与临河街共分牧河两岸,是西环区最南面的街道,虽然位置不佳,但却是深夜里,达官贵人们最常来的地方。”

他呆呆地道:

“曾经,血瓶帮几乎垄断了这里的生意。”

“直到六年前。”

基尔伯特深吸一口气,然后缓缓叹了出来:

“殿下,马略斯勋爵刚刚才提醒……”

可是泰尔斯压根不理会他。

少年公爵盯着那道越来越远的口子,不自觉地按住自己的胸口,眼中迷离:

“在以前,运气好的话,乞儿们能在这里讨到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比如……

一枚足够改变命运的……

银币。

基尔伯特再次无奈地叹出一口气,不再劝导情绪难消的王子,而是收敛表情,静静聆听。

骑士们前进的脚步不停,很快,引起泰尔斯的情绪激荡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“知道吗,从这个方向一直走,走过三个挤满下等人的生活街区之后,就是下城区。”

泰尔斯向着远方的一个破破烂烂的门洞示意:

“然后就会见到黑街。”

传奇的黑街。

面对沉默的基尔伯特,泰尔斯缓缓摇头,语气低沉:

“要在那儿安家的人,要么够狠辣,要么够勇敢。”

或者……够绝望。

“它不远处有条地势低的街道,大家都叫它地下街。”

地下街。

泰尔斯恍惚地呼吸着,不知不觉中讲述的对象已经脱离了眼前:

“每次下雨都会淹水,所以在那儿的房屋店铺,包括转角的那家格罗夫药剂店都总有一股霉味儿。”

格罗夫药剂店.

泰尔斯越是说下去,他的心情就越是纷乱复杂。

“除了落日酒吧——它的地段最高最好,除了一条时常堆满垃圾的后巷之外很少淹水,但更好的是,很少有人敢在那里撒野,就是要小心下手的目标,别惹错了人。”

落日酒吧。

少年顿了一下,一时有些凝噎。

在某个曼妙的身影进入脑海之前,他及时地收住情绪:

“而在地下街旁边……”

泰尔斯深吸一口气,看着永星城的街道,只感觉自己的右手微微颤抖。

旁边的基尔伯特则紧抿嘴唇。

“旁边……”

泰尔斯咽了一下喉咙。

“那是一片废弃的石屋。”

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。

“聚集了半个城市里,无家可归的……”

“流浪儿。”

队伍的马蹄声依旧,卫队们的警惕性不减。

但队伍中的星湖公爵,却慢慢地沉下了头。

就连基尔伯特也表情凝重。

几秒后。

“基尔伯特,我之前没来得及问。”

少年的声音在马上幽幽响起:

“但关于这六年里,我托做的事情……”

基尔伯特脸色微变:

“噢,当然,您对于某些书籍的搜罗,包括给女大公的礼物……”

但是泰尔斯打断了他:

“不,基尔伯特。”

王子抬起头,目光微微恍惚,却在几秒后恢复清明:

“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
泰尔斯紧紧地盯着基尔伯特,似乎那就是迷途者的出路。

基尔伯特叹了一口气。

“刚刚马略斯勋爵说……”

但是公爵再度打断了他。

“基尔伯特。”

“我在请求,”泰尔斯的眼神里带着略微的急切:

“请。”

队伍仍在前进,不知不觉已经离开永星城的西部,糟乱的小路和岔道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宽阔平整,横平竖直的大道。

“不,殿下。”

最终,基尔伯特呼出一口气,难掩疲惫:

“我很抱歉。”

泰尔斯没有说话。

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。

“我托了几次市政厅乃至警戒厅的人情,让他们以清市和净街的名义,发动了几次针对下城区、西环区的扫荡……”

果然,基尔伯特开口了,话里带着惭愧:

“但就像所知道的,每到那时候,除了抓出来几个‘黑恶势力’安抚民心,让人们继续赞叹社会安定和生活更好之外……”

基尔伯特顿了一下:

“一夜之间,那些丑陋腌臜的人和事,就蹊跷地消失得一干二净,无从查起。”

泰尔斯死死盯着地面。

基尔伯特看着少年的表情,有些不敢面对他:

“我的朋友,他们特别把您所说的——地下街跟废屋都扫了个底朝天。”

基尔伯特失望地摇摇头:

“当然,按照惯例……”

“那一天,地下街变成了清一色的古董店和葬业区,还有恶臭的垃圾堆。挖坟人和背尸人们的眼神愚昧真诚又无辜无奈,警戒官再吹毛求疵严刑审问,也顶多抓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偷小摸,连带着引出一大批挣扎着温饱的贫民,怨声载道,倒逼着官方收手。”

“而废屋,同样,就像之前市政厅的数十次检查一样,那里又变成了空无一人的垃圾场和不祥的抛尸地,只剩十几个流浪汉和话都说不清楚的疯子。”

“什么人都没找到。”

泰尔斯握紧了拳头。

那个瞬间,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在隐隐作痛。

似乎六年前的那个伤口,依旧在灼烧。

队伍路过一个似乎在扎堆看杂耍的人群,王子的坐骑嘶鸣了一声,惹得周围的马匹都不安地躁动起来。

王室卫队迅速平复了坐骑们的骚动,变化阵型,远离那个杂耍团。

但泰尔斯没有在意这些。

他思考着其他。

面对权力,无论黑街兄弟会还是血瓶帮,他们都有自己的办法。

化整为零,断尾求生。

等到风声过了,再行出巢。

而一切照旧。

泰尔斯竭力呼吸着:

“那么……红坊街?”

基尔伯特又是一顿。

“我的殿下,恐怕,”卡索伯爵摇摇头:

“我朋友的权位层级,还不到可以公然清查红坊街的地步……它背后牵扯……”

泰尔斯闭上眼睛,低下了头。

“我懂了,基尔伯特。”

少年睁开眼:

“需要懂行的人,需要那些真正了解市井行情的人,而不是高高在上,不识民间疾苦的政务官老爷们。”

基尔伯特没有立刻答话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。

但几秒后,他还是开口了:

“我的朋友确实建议过我,殿下,如果您在黑市挂上某个对他们而言梦寐以求——而当然对我们而言微不足道——的悬赏,那不出数月,有用的线索就会如雨后春笋般在您的桌子上长出来。”

可基尔伯特的眼神微微一变:

“而那也意味着,会给关注我们的有心人,留下无法掩盖的踪迹。”

泰尔斯皱起眉头:

“我们六年前讨论过这个了。”

基尔伯特果断地点头,目光严肃:

“而那时的结论,对今日同样适用。”

泰尔斯叹出一口气。

基尔伯特的话语还在低声继续:

“以您今日的地位,和您产生联系,对您的朋友而言不是好事——他们最好的结局,就是泯然淹没在谁也找不到的人群中,忘掉所有和您有关的事情。”

说到最后,基尔伯特的语气越来越认真。

但泰尔斯却心乱如麻,无从听起。

“秘科呢?”

泰尔斯无视着对方的话,追问道:

“找过他们吗?他们才是最适合做这事儿的人。”

基尔伯特皱起了眉头。

“基尔伯特?”

泰尔斯催促道。

几秒后,外交大臣终于叹气回话:

“在前几年,您归国未期,风声不大的时候,我试图求助汉森勋爵。”

汉森勋爵。

听见这个名字,泰尔斯就凭空生出一股不适感。

“但这几年里,他本就不多的露面更是显著减少,近乎从不现身——甚至御前会议。”

泰尔斯的眉头越锁越紧:

“那就试试秘科里那个……”

不等他问完,基尔伯特就接过他的话头:

“年轻的荒骨人,您的患难故旧?”

泰尔斯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。

“试过。”

基尔伯特面无表情地摇摇头:

“但秘科从上到下,所有能接触到的人,都齐声否认他们有位名唤拉斐尔·林德伯格的干部。”

泰尔斯怔了一下。

“否认?”

“即使他六年前,还在群星厅里公然亮相?”

面对王子难以置信的反问,基尔伯特依旧摇头:

“至少在永星城,这个人不存在。”

“或者不允许被存在。”

泰尔斯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少年不可置信地问道:

“秘科拒绝了?”

基尔伯特微微叹息:

“不确切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基尔伯特拍了拍身下的马匹,似乎想找到什么话题的切入口:

“您知道,殿下,刺探情报和策划行动是普提莱的特长,但我的特长,是关注做这些事的人……而我能从他们的态度和行事看得出来,王国秘科似乎对……”

基尔伯特半抬起头,瞥了泰尔斯一眼:

“对您有很深的……成见。”

泰尔斯愣住了。

“我?”

“成见?”

王子反应过来,那一瞬间,他竟然有种被气笑了的荒谬感:

“开什么玩笑?”

“我才是那个被他们害得离家六年的可怜人吧!”

可基尔伯特只是忧心忡忡地摇头:

“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但是殿下……”

“恕我再度直言,星辰的历史上,每一位有为君王都和他的情报总管,与王国秘科保持良好的关系……”

队伍仍在继续,基尔伯特的话却已经飘出泰尔斯的耳朵。

只见公爵不爽地抓了抓脖子,愤愤不平:

“但我想要的不过是寻找几个人……”

基尔伯特摇了摇头:

“您是说几个在臭名昭著的下城区的混乱之夜里,失踪六年、无人关注、无名无姓的流浪儿?”

那个瞬间,泰尔斯倏然抬头!

“是的。”

他认真地看向基尔伯特,眼里带着严肃,让外交大臣为之微怔:

“以及……一个女酒保。”

基尔伯特眉毛一挑,从善如流地点头:

“以及一个女酒保。”

两人之间沉默了几秒。

失踪六年。

无人关注。

无名无姓。

泰尔斯在心底里默默重复着基尔伯特的话。

“而他们不是无人关注,”泰尔斯低声道:

“也不是无名无姓。”

他的眼前浮现出几个小小的身影。

基尔伯特看着他的样子,眼里既有欣慰,也有痛惜:

“殿下,恕我直言,找到他们的下落很简单——只要我们有足够大的动作。”

泰尔斯抬起头来。

“但是,在找到之后呢?”

基尔伯特的脸色严肃起来:

“可曾想过,的奖赏、报恩,乃至只是暗中观察,有可能对他们带来的影响吗?”

“做一件事很简单,但要完美地处理好此事带来的无数后果,却无比艰难。”

泰尔斯想要说点什么,却一时语塞。

基尔伯特凝重地道:

“尤其在您万众瞩目的归来之后,再这样下去,迟早会有人注意到您的举动——而我们不能指望他们的善良和原则。”

“无论对哪一方,这都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泰尔斯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“也许您找到他们的那一天,”外交大臣的语气紧张起来:

“就是您害死他们的那一天。”

找到他们。

害死他们。

只听基尔伯特痛心疾首地道:

“所以我诚挚建议您,殿下,为了您自己,更为了他们,放弃吧。”

“不要再追查下去了。”

放弃?

放弃。

好一会儿后,泰尔斯才睁开眼。

他看着马蹄下的地面缓缓倒退,不禁有些呆滞。

“基尔伯特。”

泰尔斯缓缓开口,嗓音嘶哑:

“从一开始就知道,对么?”

基尔伯特奇道:

“知道什么?”

泰尔斯叹出一口气。

“在六年前,在闵迪思厅里的时候……告诉我,等门禁解开了,就能去寻找我的朋友……”

基尔伯特表情微变。

“而我成为王子之后,又说,要等风头过去,才能去寻找我的朋友……”

外交大臣沉默不语。

“我到了北地,给我写信,说,找到了几条有用的线索,正在追查……”

泰尔斯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那时候,我相信,但现在……”

星湖公爵抬起头,直直望向默然的基尔伯特,肯定道:

“早就知道。”

带着泰尔斯自己也不知道的感情,王子嘶哑而平淡地道:

“打从一开始,从我来到闵迪思厅的时候,就知道,我不能再去找他们了。”

“永远不能。”

“所以那个时候,只是……只是在……”

泰尔斯一时语塞,没有说下去。

可是那个瞬间,六年前,闵迪思厅里的一切突然变得陌生起来。

所有的场景,从他的眼前一幕幕消失。

基尔伯特闭上眼睛,扭过了头。

没有答话。

泰尔斯也低下了头,没有再追问。

但他知道。

永星城。

废屋。

闵迪思厅。

那些似曾相识的故乡……

他已经……

回不去了。